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章 剖腹而死

  北魏景初二十三年秋。

  霜风凄紧,长夜待明。

  太子府冰冷阴暗的地牢内,十几只火把正被狱卒们高举着,照亮最里面一间幽暗的牢房。

  而被火光围住的这间牢房之中,太子妃萧如意,却正挺着大肚子,宛若待宰的猪羊一般,被锁链捆绑在一块木板上。

  就在这时,一道娇笑声在牢房前响起:“殿下,姐姐的肚子下方这般浑圆,想来这一胎,必是男孩无疑了。你说呢?”

  这女子身穿娟纱金丝绣花长裙,身披翠纹织锦羽缎斗篷,满头金钗珠翠,堆得晃眼,却正是萧如意的庶妹萧如涵。

  听到她这话,萧如涵身边身穿紫色华服的俊美青年顿时冷笑一声,狭长凤眸满是阴鸷,“不管是男是女,左右都是个野种!不过涵儿既然如此好奇,那我们不如来赌一把,她这一胎生男生女,输家要答应赢家一个条件,你看如何?”

  “好啊!不过,姐姐尚未到临盆日期,我们难道要再等些天才能知道结果吗?”萧如涵眉头轻蹙。

  这话一出,太子贺章立刻道:“何必如此麻烦,直接破开她的肚子不就知道了?”

  话落,朝身后之人一挥手,“来人,将这贱人的肚子划开,孤要知道她怀的孽种是男是女!”

  听到贺章的话,躺在木板上无法动弹的萧如意,霍然转头,清亮漆黑的双眼满是震惊和恨意的看向两人,“贺章,你敢?他不是野种!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!”

  他好狠毒的心啊!

  虎毒尚且不食子,贺章竟然这般对待自己的亲骨肉!

  ……

  贺章听了,不屑而冰冷的轻嗤一声,看向萧如意的眼神,带着她从未见过的冷意和狠戾,“孤有何不敢?你以为孤稀罕你生的孩子?”

  若不是萧如意的弟弟萧衍害了他,导致他身体出了问题,他现在十个八个孩子都有了!

  他恨极了萧如意姐弟俩,又怎么会叫萧如意怀上自己的孩子?

  话落,抱紧身边的萧如涵,大掌轻轻地落在她的肚子上,“只有涵儿为孤生的孩子,才是孤期待的。”

  萧如涵听了,顿时娇羞不已,“殿下……”

  “涵儿不必害羞,你生的孩子,才是孤名正言顺的嫡子!你们还愣着做什么?还不快动手?孤和太子妃,还等着知道结果呢!”贺章喝道。

  当年要不是涵儿勇敢的挡在他的面前,他怕是早已丧身萧衍饲养的恶犬之下!

  两个拿着行刑所用刀子的狱卒听到贺章的话,浑身一哆嗦后,连忙应声走进了牢房之中。

  随后,扯掉萧如意的衣服,对着她鼓囊囊的腹部,闭着眼睛抖着手划了下去。

  “啊!”腹部被划开的剧痛,叫萧如意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,差点昏死过去。

  但想到自己的孩子,她双手死死地抓着锁链,逼迫自己要保持清醒!

  她不能就这么死掉!她还要保护她的孩子!

  短短的十几秒钟后,一个带血的婴儿,便被狱卒粗鲁的从萧如意肚子里扯了出来,划断脐带,而萧如意的腹部,也是因为狱卒胡乱解剖,连肠子都流了出来。

  与此同时,嘹亮的啼哭声在牢房内响起。

  “回太子殿下,太子妃娘娘,是个男孩!”狱卒很快说道。

  ……

  听到这话,萧如涵眼神微冷,随后很快抬眸朝贺章笑道:“殿下,我赢了。”幸好,这贱人怀的不是殿下的孩子!

  “涵儿果然慧眼,那孤,就答应涵儿一个要求,你想要什么?”贺章问道。

  萧如涵听了,突然一脸悲悯的看向木板上奄奄一息的萧如意,“殿下,姐姐与人私通,想来如今已有悔意,不如,我们饶她一命吧!还有这个孩子,瞧着怪可怜的……”

  但萧如涵的话,却正戳中了贺章心中的痛处!

  他被萧家姐弟害的差点成了阉人,还要留她们一命?

  想得美!

  下一刻,贺章突然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涵儿你就是太心善了,这个孩子,留不得!”

  说罢,上前一步,拎起还在大哭的婴孩,便朝地牢的墙壁狠狠摔了过去。

  “嘭”的一声响后,啼哭声戛然而止,原本痕迹斑驳的墙面上,留下了一片殷红的血迹,地面上,则是啪嗒一声,掉下一块血肉模糊的碎肉。

  “不要啊!我的孩子!”萧如意感觉自己的心都在啼哭声消失的一刹那破碎了,她拼命挣扎,嗓音凄厉的朝那一团碎肉伸手,却怎么也够不到他。

  她苦命的孩子!

  为什么?

  为什么贺章要这样对她们?她到底做错了什么?

  灭了萧家还不够,现在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下得去毒手!

  ……

  看着萧如意痛苦的样子,萧如涵的面上,露出一抹快意之色。

  从小到大,萧如意表面上做什么都是不争不抢的,给人一种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的感觉,深得父亲祖母喜爱。

  可实际上呢?心机最深的就是她了!现代人说的绿茶婊就是她!

  不然的话,为什么父亲得了什么好东西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萧如意?为什么对太子有救命之恩的人是她,可最后成为太子妃的也还是萧如意?

  还不都是因为她萧如意表面无害,实则满腹算计!

  不过幸好她再多心机,也没法得到殿下的心!

  区区古代封建女子,也配是她穿越女的对手?

  笑到最后的人,终究是她萧如涵!她才是这个世界的天命之女!

  这时,萧如意突然转头,表情好似厉鬼般朝两人看了过来,句句泣血,“贺章,你连亲儿子都杀,你不得好死!”她好恨!恨自己瞎了眼,居然爱上了这个狠毒的家伙!

  听到这话,贺章面若冷铁,右手一抬,示意狱卒们退下。

  见状,狱卒们连忙将火把架在架子上,纷纷快速离开。

  等他们离开后,贺章才拿起火炭堆里烧红的烙铁,面色阴冷的朝萧如意的脸上烫过去,在萧如意皮肤被烫的兹兹冒烟时冷笑道:“亲儿子?你以为,孤会碰你这肮脏下贱的身体?”

  这话一出,萧如意痛得狰狞的脸一怔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看在你将死的份儿上,孤就让你做个明白鬼。还记得上次秋猎,为了护你被万箭穿心的那个人死士吗?他是孤的替身,从你我成亲开始,包括洞房花烛夜,都是他在替代孤与你缠绵,他是个很好的死士,只可惜对你动了情,所以死不足惜!”

  “嗡!”萧如意的大脑,瞬间一片混沌。

  可很快,脑海之中,却又清晰的浮现出那日那人身上插满乱箭的场景。

  当时她还在心中震撼,为何那死士的怀抱让她感觉味道那么熟悉,他看着她的眼神,又为何似乎饱含深情与不舍?

  原来如此!原来如此吗?

  哈!

  枉她萧如意自诩聪慧,竟然到现在才知道,与他夜夜缠绵的男人另有其人!

  难怪每次太子与她同床,都要室内不留一丝星火!

  不过幸好!幸好是这样!她萧如意爱上的,原来根本不是他贺章这个阴狠毒辣的东西,而是一个甘愿为她去死的男人!

  看着萧如意魔怔的样子,贺章将手里的烙铁丢进火盆里,重新拿起另一个烧红的烙铁,朝萧如意被划开的肚子里戳了进去。

  “啊!贺章……你……你们……”伴随着凄厉的惨叫,一缕青烟自萧如意腹部升起,滚烫的温度,让她的身体猛地抽搐起来,诅咒的话,都未能说出口。

  下一秒,萧如意瞪大眼睛,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转过头去,朝墙角那团血肉模糊的碎肉看过去,眼底的光芒,渐渐散去。

  孩子,娘亲来陪你了……